當前位置:咒語大全首頁 > 對蠱毒最權威的認識(15)巫蠱想象的社會原因

對蠱毒最權威的認識(15)巫蠱想象的社會原因

苗人社會的巫蠱想象與婚姻制度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普通人家忌諱與傳言中的有“藥”、有“鬼”以及麻風病等的家庭開親。
 
趙崇南在貴定縣仰望鄉調查宗教信仰中發現對于有“蠱”者的恐懼影響到婚姻的締結。
 
由于人們對“蠱”毒的恐懼心理,凡被認為會放“蠱”的人家,必被孤立起來。村寨中、房族中的各種活動,他們都不得參加;姑娘雖至芳齡,本鄉無人問字,只好遠嫁他鄉。后生小伙也只能到外邊很遠之處才討得來媳婦。他們常常被指控為某家某人疾病得根源而蒙受不白之冤;他們大人、小孩都遭到歧視,忍受著無法忍受得心理創傷。
 
楊昌文在定東公社進行苗族社會調查時也發現類似的情況,“有蠱、麻瘋病、遺傳病。姑娘長得好別人也不娶。小伙子家再有錢有勢,姑娘也不愿嫁。”
 
施秉縣雙井區涼傘村,男女青年通過游方交往。全村有四個游方場。一般說來,男女長到十一、二歲,便可隨著哥、姐進入游方場觀看,學習。十五、六歲可介入游方。結婚要兩三年以后才住家同居。這段時間,可以使相互進一步了解。不論男女,如果二十五歲以后還未結婚則被視未為懶惰或家境貧困,或家中不吉利(指有鬼或有蠱),因而被人瞧不起。第一次,如果女方家不同意,就岔開話。如果同意女方家會說些表面拒絕的話,需要媒人再去幾次才行。
 
凱里市、麻江、丹寨、雷山等縣的部分地區的短裙苗,男方請媒人到女方家說媒。媒人要有兒有女,夫婦健在。第一次含蓄地說明意圖,如果女方家給口風,十天半個月以后,待女方家通過各方面對男家有比較全面的了解滯后,媒人再次到女家去詢問結果。如果女方父母同意則媒人再去三次,方能訂婚結合。
 
所謂蠱的問題是決定婚姻是否成立的必要條件,由于人們都相信有的人家有蠱,姑娘出嫁或兒子娶妻前都要進行調查。被認為有蠱的人家,姑娘找不到好的對象,男的很難娶妻子,只能降低標準。誰與被認為有蠱的人結婚,就會受到牽連,就會被人們認為也有蠱了。由于這種觀念的存在,斷送了很多本該成立的婚姻。如果父母認為對方家有蠱而不同意子女的婚姻,女方強去,就會斷絕父女關系,女的走后不能回家。掌批村的很多習俗都發生了變遷,可是人們對所謂蠱的傳說卻一直深信不疑,即使容貌秀麗、品行好的姑娘,在外表上看不出與別人有什么不同,一旦被群眾認為‘放蠱’,在婚姻上會遭到排斥,不僅本人,其家屬也受牽連。有些青年男女,盡管身心毫無缺陷,只是因為被人懷疑有蠱,往往只能與其他被認為有蠱的人家通婚,或者降低條件才能結婚找到對象,其終身至后代就背上了一個沉重的包袱,造成精神上的痛苦。這一習俗不知冤枉了多少好人,限制了一些人的通婚范圍。 [21](筆者按:掌批村屬于雷山縣,掌批村民多是短裙苗,有少數漢人)
 
我在調查過程中也了解到普通人家忌諱與有“蠱”的人家開親。實際上,這種婚姻禁忌存在范圍廣泛,也就是巫蠱信仰的存在范圍廣泛。結合過去民族志的記載,可以發現這種禁忌反映在婚俗中。苗人婚俗的一個特點是,男女戀愛后由男方托媒人到女方家說親。第一次拜訪與以后拜訪之間相隔一段時間。這一段時間主要是男女雙方通過各種社會關系探查對方家庭情況。只有在獲得比較滿意的答復后,才有可能繼續以后的婚姻程序。苗人居住分散,相戀的青年男女可能相距遙遠。但是,對于對方家庭的探查總能通過已有的婚姻網絡和相關親友完成。因而,有“藥”、有“鬼”、麻瘋、其他遺傳疾病的人家很難逃過這種探查。他們被排斥在普通人的婚姻圈之外。實際上,這樣做也是為了門當戶對。
 
巫蠱想象經常和疾病因素聯系在一起,但是現實的疾病只是其中一個方面。
貴州省貴定縣仰望鄉當地人認為會放“蠱”的人家,房屋都比較干凈。因為被放“蠱”以后,受害者要來找有“蠱”人家的東西解除“蠱”毒,為了讓受害者找不到需要的東西,放“蠱”人家收拾得有條理、干凈。人們認為誰人放蠱是可以查找出來。趙崇南先生記載到,
 
“中‘蠱’者臥于床,肚痛不安,嚴重者滾來翻去,有時掉下床來,拿取豬食的木瓢扣于患者臉上,瓢背上再放置兩根筷子。這時,令患者邊呻吟邊咒罵,無意中喊出某人的名字。這名字就被認為是放‘蠱’者的名字。”
 
由于在日常生活中,一般人對所謂的有“蠱”的人就心存戒備,聽聞他們的故事,想象他們的邪惡。那些被謠言中傷的人自然成為最為可能的目標。如果,病人病發之前剛好遇到過他們,那么病人就認為是這些他們在放“蠱”。謠言在病人的心中轉變成了真實的病因,并通過病人述說,成為下一個傳謠者援引的“事實”依據。平時生活經驗的暗示,會使得患者不自覺地將指控的矛頭指向那些被誣蔑的人。
 
這里先不談一些人為什么被其他人誣蔑,而是談一談這種誣蔑何以能夠長期實施。首先,這些人必定在當地社會中是少數,勢單力孤,不能有力地反擊針對他們的誣蔑之詞。如果他們人口眾多,在農村地區的苗人社會他們就有能形成強大的房族勢力。一個強大的房族是不可能讓他人長期誣蔑自身的名譽。人們一般不會誣蔑一個屬于強大的房族的人會放蠱。因為一旦謠言被他們知道,免不了會大動干戈。由于苗人社會人們對巫蠱的強烈憎恨,針對強大的鄰里的謠言就會被認為是公然的挑釁。這樣做顯然是非常不明智的。因而,被人們誣蔑的往往是那些小房族的人。他們的房族沒有足夠的力量為他們正名。
 
其次,傳統苗人社會缺乏一套可以阻止巫蠱謠言傳播的社會機制。[23]我們知道如果謠言不斷地傳播,那么它就會不斷力量,越來越難以逆轉。巫蠱信仰在苗人社會一般是通過私下的交流的謠言得以維持和加強。在謠言傳播的初期,沒有什么力量可以制止這種傳播。一旦針對性的巫蠱謠言逐漸公開化以后,人們逐漸接受這種謠言,并認定某些人不是好人,形成對他們的排斥。石啟貴先生巫蠱謠言指出,“今者社會,眾口云云,該以愚多智少,寡不勝眾,以故便成一人傳虛,百人傳是。”[24]涪宕先生也認為極有可能是由于“他們的某一代先人人少勢弱。受到人多勢眾的仇人采用‘眾口鑠金’的辦法去到處造謠中傷而成。”[25]當然,從現在對的謠言的研究看,即使不是故意實施的謠言也有可能在傳播過程中由于發生信息丟失和信息改變以及強化,最終導致惡性謠言的出現。也就是說,一個本來無關痛癢的玩笑,在通過多次的傳播變異之后,可能會形成后果嚴重的惡意誹謗。
 
所以,被想象有“蠱”的人往往屬于那些小房族。此外,苗人社會的房族大到一定程度總是會分裂。黔東南地區的苗人社會,兄弟長大以后都基本上要分家。認為不分家容易造成矛盾。因而房族也就會變小。人們的房族認同范圍,如同族群認同一樣,常常由于條件和對象的改變而發生改變。在這個意義上,任何一個人在某種場合都可以被認為是一個小房族的一員。盡管一般而言,房族的認同范圍基本上變化不大。因而,很多人都有被謠言中傷的可能。
 
如果個人社會關系差,聲譽不好,他的家庭也有可能被同房族的人進行巫蠱想象。如果矛盾沖突劇烈,那么指控也可能發生。這種情況下,由于難以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他們會逐漸被人們疏遠和排斥,最終形成隱形的隔離。筆者在調查過程中,少數人就感嘆到所謂的有“jab(蠱)藥”是兄弟之間矛盾爭斗的結果。
 
遷居而來的人常常被認為是有“蠱”的人家。雖然幾乎苗人村寨都有自己的祖先遷移故事;但是,那些后遷的而不能融入村寨的人家不可避免地成為人們巫蠱想象和排斥的對象。在我的調查中,了解到的好幾個例子都有從外地遷居的背景。可能是由于他們遷居以后,與早先的村民發生資源上的爭奪,或者交往聯系上存在摩擦,他們一旦被謠言中傷,就會開始被人們排斥隔離。因為他們是他者,是外人。
 
疾病并不是造成巫蠱想象的直接原因。在傳統苗人社會里,嘴巴起泡、食物卡喉、皮膚發癢、消化不良、咳嗽帶血、臉色青黑、肋間脹痛等都有可能被認為是中“蠱”導致的結果。這不是說對于其中一些簡單的原因苗人愚昧無知。一般苗人知道如何處理簡捷有效地那些小毛病。對于嚴重的疾病則往往請巫師來解決。在一些情況下人們將原因歸結為被人放“蠱”是一種不自覺的選擇。社會中緊張的人際關系是巫蠱想象的直接原因。埃文斯-普理查德就描述過一個部落人被倒下的枯樹擊中,他清楚是由于白蟻的啃食使枯樹倒下,但是對于為什么枯樹擊中的是他而不是別人的問題。部落人最終將原因歸結為有人對他實施巫術侵害。對某人進行巫蠱指控,經常在遭受疾病時發生。
那些被想象或指控導致疾病的人,要么平時就被人謠傳,要么與患者有深厚的矛盾,要么時常發生些沖突。在痛苦的折磨下,想象和指控很容易發生。人們會自覺不自覺地將自己遭受的痛苦歸結為那些與他交惡的人的侵害。
 
不同的社會評價和親疏關系,使人們對于傳言也有不同的反應。苗人社會也有傳言認為巫師會制作和使用毒藥。但是,人們并不是很懼怕巫師的毒藥,卻對“蠱婦”的“jab(蠱)藥”畏懼不已。這使我們可以有機會了解兩種完全不同的社會關系想象。巫師的毒藥是公開的、被人了解的、專門用來對付“壞人”的;“蠱婦”的毒藥則是隱藏的、沒有人知道怎樣制作的或者由遺傳來的、專門用來對付“好人”的。而我們自己,無疑一個個都是好人。人們敬重巫師,鄙視“蠱婦”。人們熱情地款待巫師,冷漠地對待“蠱婦”。
有時候,特殊事件的發生會強化一些原有的社會矛盾,并造成社會的巫術恐慌。黃平縣舊州飛機場是抗戰時期修建的軍用機場。新中國建立以后,它的軍事用途被放棄。XXX的農村政權在這里建立起來,并實施了一系列改革。然而在一年時間里發生大規模的天花疫情(時間大約為1952或1953)。村子里幼兒逐漸死亡(最后達二十八個之多)。恐慌和不安的氣氛在村子蔓延開來。最終一則巫蠱謠言的出現打亂人們的生活。有人傳言村長的母親是“蠱婦”,是她害死了那些幼兒。盡管在此之前她一直聲譽良好,“本家”也很清白,夫妻兩人所在的房族也很有勢力。但是,村長的母親實施巫術的謠言使人越來越不安。終于,人們變得憤怒起來。他們闖進這戶人家,從壇子里搜出了蛤蟆,在篩子上發現了毛蟲。于是,這一切“證明”這個苗人婦女有“jab(蠱)藥”!憤怒的人們責問她為什么要狠心地害死他們的孩子。村民們強迫她交出蠱來,并將這位村長的母親捆綁起來游行示眾。這位母親無法爭辯,最終跳河自盡。黃平縣政府很快介入到這一事件的調查之中。法院和檢查院組成調查組前往調查。開始要召開群眾大會,讓村民派代表做,大家不去做,也不吱聲。后來改變了工作方法,首先從謠言的調查開始。一步步清查謠言從何而來。由于比較好地取得了群眾的支持,人們開始將他們聽聞的來源逐漸說出。通過一系列的追查,調查組發現線索被集中到一個反革命分子龍魁身上。他在民國時期是國民黨的保長,嫉恨村長。而那些蛤蟆、毛蟲是有人故意捉來放進去的。“因為怕找不到東西”,恐懼之中的村民這樣解釋他們的使無辜者付出生命代價的行為。情況調查清楚以后,縣里決定召開群眾大會,揭露“反革命分子”的罪行,教育群眾,同時也在全縣各地展開宣傳活動。舊保長被槍斃,其他幾個則被判刑。
 
苗人社會此前存在的巫蠱信仰是這次社會恐慌形成的信仰基礎。解放初期,苗人社會的巫蠱信仰還非常強烈。甚至于有人會公開地指責別人放蠱。這種強烈的巫蠱信仰一直延續到新中國建立以后。當地對有“蠱”人家的社會排斥形成傳統。人們憎恨有“蠱”的人,不愿與他們交往。這種社會排斥使得大部分人確信有“蠱”的人是邪惡的、卑賤的。人們確信有“蠱”的人對普通人是危險的。
解放初期的社會的巨大變化也在人們的頭腦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剛剛獲得土地的人們對未來充滿希望,但是又對1952年的農村合作化運動政策感到不安。黔東南地區的苗人社會已經不再是擴大家庭。對于習慣分家,獨立經營的家庭進行合作化的經營運作,人們內心之中總是不能很適應。對于農村合作化運動的前景,人們存有焦慮。此外,1952年施秉縣還被并入了黃平縣。
 
一些隱藏的社會矛盾的激化,也是造成巫蠱恐慌的深層原因。新中國的農村的村長與“反革命分子”舊保長龍魁之間存在著尖銳的矛盾沖突。無論是在村務管理還是在實際利益上,二者都不能保持正常的關系。村長母親被惡意的巫蠱謠言攻擊,而矛盾發生在當時的村長和從前的保長之間。舊保長制造巫蠱謠言以求達到報復村長的目的。人際之間的緊張關系往往是巫蠱謠言的直接導火索。
恐慌的發生和得不到有效遏制的疫情有直接關系。當村子里幼兒大量死亡的情況出現之后,人們的恐慌已經開始。在恐慌籠罩下,人們心理失衡失控,任何平時潛在的假想的危險,到這時都荒謬地變成了事實上的存在。平時的一些不滿在恐慌之下,也變成了令人難以抑止的憤怒。當有針對性的巫蠱謠言迅速傳播開來。人們不假思索地接受了這些謊言。人們企圖從中獲得某種形式的補償。孔飛力指出,“妖術既是一種權利的幻覺,又是對每個人的一種替在的權利補償。即使叫魂這樣的事其實從來沒有發生過……人們可以通過指控某人為叫魂者、或以提出這種指控相威脅而得到這一權利。”
 
經過1950年代政府對巫蠱指控的打擊和關于迷信的教育宣傳。到1960年代以后巫蠱指控很少公開發生。苗人社會的巫蠱想象以及相關指控都以隱藏的形式存在著。但是,一直都沒有能完全消除。這也就形成了一種大家心照不宣的社會排斥。雖然總的來說,很少有直接暴力攻擊,但是,人們心照不宣完成的封鎖依然具有巨大的傷害力。被巫蠱想象的人們甚至連爭辯的機會都沒有。他們依然是普通人對“他者”進行巫術想象和指控的受害者。可以說,被巫蠱謠言中傷的人們,他們才是巫蠱信仰中真正的受害者。
巫蠱信仰在苗人社會的長期存在可能和以下三個思想因素有關:
第一,苗人社會的鬼神信仰。鬼神觀念不可能從苗人社會的宗教信仰系統中清除。在教育和文化發生改變的情況下,鬼神觀念只是淡薄一些罷了;但決不會從苗人思想的深處消失。
 
第二,苗人信鬼神,更為崇拜祖先。在多個喜慶節日里,都要奉獻酒食祭祖。不同地區的祭祖方式略有差異,共同的是對祖先的崇敬。苗人絕不會怠慢祖宗。一位苗人相信萬物有靈、靈魂不死。只要子孫們時時不忘祖宗恩德,有好事不忘祭奠它們,它們就會給子孫賜福,滿足子孫們的愿望。[28]與有“jab(蠱)藥”人結合,就會被逐出房族,靈魂會不到祖先那里去。對于祖先的敬畏使得對于有“”之家的婚姻封鎖遲遲不能接觸,這使得巫蠱信仰還有支撐其存在的民間制度。
 
第三,苗人淳樸善良,嫉恨邪惡的觀念。苗人的民間故事反映出苗族人民對貪得無厭、見利忘義等疾惡如仇的性格。[29]由于認為有“蠱”人家貪得無厭、殘害無辜,苗人社會對有“蠱”的人家都比較仇視和冷漠。不知不覺中善良的人們對他人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為什么制蠱、放蠱的人往往被想象成女性?從記載和傳說來看,制蠱、放蠱實際上并無性別差別,男女都可以。但是,傳說基本上的都是婦女制蠱、放蠱。首先,這與男女的社會性別角色有很大關系。翁乃群先生指出,婦女工作一般與烹飪有很大的關系,蠱常常被想象成在飲食款待中施放。[30]所謂“病從口入”,腸胃消化道疾病與飲食有很大關系,而婦女掌握烹飪。因而被聯系了起來。做飯也就成了制蠱,放蠱的條件。其次,男強女弱的意識在男女對立中想象女人要靠詭計,要靠陰謀手段才能對抗男人。女人通過蠱藥拴住商賈,或者女人用它報復他人,顯示力量。在另一方面,這可能也反映了男性對女性能力的恐懼和詆毀。
《對蠱毒最權威的認識(15)巫蠱想象的社會原因》由我要咒語網資料整理與編寫,轉摘請注明出處。


共有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
  
  
  
  

©Copyright 51zhouyu.cn 版權所有
閩ICP備09035373號

當愿眾生皆離苦 - 早生極樂成正果 - 還入娑婆度有情 - 不昧因果觀自在

天天捕鱼内购破解版游戏大全 35选7福彩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欢乐棋牌下载 捕鱼大富翁送红包 黑龙江体育彩票6十1 网赚联盟下载 福建福彩快3开奖形态走势图 挣钱团队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急速赛车单机 免费股票推荐论坛 大唐棋牌下载安装 股票历史数据库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老版本 一码一肖 长春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