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咒語大全首頁 > 對蠱毒最權威的認識(14)苗人社會的巫蠱傳說

對蠱毒最權威的認識(14)苗人社會的巫蠱傳說

在苗人的巫蠱想象中,一般沒有蜘蛛、蜈蚣的出現。而蜈蚣在漢人社會的練蠱過程的想象里是五毒之列。但是,苗人的分類卻不一樣。蜈蚣被看作由蝴蝶媽媽十二個蛋里孵化出的重要的物種,和人類有緊密關系。而蜘蛛的出現往往被視作某種啟示,它附帶有人的一個靈魂,如果打死了蜘蛛,那么就會傷害到這個人的靈魂。傳統苗人一般不會打蜘蛛,這與人們的宗教信仰觀念有關。在黃平地區一般傳說的“蠱”多為“蛇蠱”、“蛙蠱”、“螞蟻蠱”、“毛蟲蠱”。這與漢人的“蛇蠱”、“金蠶蠱”、“蜈蚣蠱”、“蝦蟆蠱”的說法有重合的地方,也有不同之處。

所以,苗人社會是以自己的方式內化漢人的巫蠱觀念。周繼勇在論述苗族宗教時指出,“但苗族對外來宗教并非完全承受,而是部分接受,并揉合了本民族的意識,賦以本民族的色彩,而形成苗漢結宗教形態。”苗人的巫蠱傳說混雜了漢人巫蠱傳說的內容,并附帶上自身的特點。例如:

有一家的一個媳婦做飯特別香,姑嫂都覺得很奇怪,為什么我們放夠了鹽做出來的飯也沒有她做的香呢?也沒有看到她怎么放油在菜里?于是,為了弄清楚原因。白天她們假裝外出做工,其實悄悄地躲在樓上看究竟。結果發現,這個媳婦在做飯時根本沒有放油,而是有蛇群在鍋里游動。姑嫂質問“你在做什么?”,她們很生氣就用木棍戳死蛇,媳婦也死了。這個故事大概源于鄺露《赤雅》(明末)中“蠱成先置食中,味增百倍”的說法。

有一家的老婆婆有“藥”,她床地下的埋著一個罐子,里面有蛇、蛤蟆。有一天媳婦幫她收拾床時,發現了這些東西。她也沒有聲張。第二天,她讓婆婆和丈夫都出去做活。自己燒了一鍋開水,倒進壇子里把蛇和蛤蟆都殺死了。不一會兒,婆婆回家來了。媳婦問她怎么這么早回來,婆婆說不舒服,就徑直爬上樓梯。剛到床上就死了。這則故事是干寶在《搜神記》中滎陽郡巫蠱故事(見上16 頁)的翻版。開始都是一個“累世為蠱”的家庭娶了一個新媳婦。故事的戲劇沖突在中間,新媳婦都偶然發現蠱蛇,于是“婦乃作湯,灌殺之。”最后的結局是蛇死人亡。

涪宕先生記載過一則人們關于村中某一家人蠱的來源的故事,如下,

據說,原先他家沒有“蠱”,而他的外祖母有一次去集上買幼蠶,提到家里揭開籃子一看,原來蓋帕底下的小蠶全部變成了一籃的青蛙,蹦蹦跳跳的,才知上當,把“蠱”買回來了。要是她早在途中發現,將籃子一扔,罵它一通,也就沒關系了,但現在已提到家,丟、罵已無用,也只好好悄悄的算了(筆者想:此等事情,絕需保密,既然是“悄悄的算了”,為何還有人知道呢?說法的本身就自相矛盾)。

其實這則故事不過是漢人“嫁金蠶”故事的翻版。蠱都被與蠶聯系起來(只是這里的傳說是實際的蠶,而不是“金蠶”),蠱都是可得之可送之,都談到“道”或“途中”。

這些巫蠱傳說雖然從來沒有被證實過,但是還是有許多苗人把它們視作真實的事件,并堅信有“jab藥”人家的存在。

至于人們的“jab(蠱)藥”的具體來源,有以下說法。其一,“jab(蠱)藥”是祖上傳下來的,在她的父母甚至更老的一輩人那里開始就有“jab(蠱)藥”了。其二,由于與有“jab(蠱)藥”之家聯姻,所以也變成了有“藥”之家。其三,由于撿拾了金銀或衣物被傳染上的。漢文古籍中關于蠱毒的傳遞方式也有相同的記載。

關于施毒的手段,一般傳言會說利用酒食下毒;也有人說通過說話放毒,還有人說通過用眼睛看也可以毒人。另外還有傳說認為有“jab(蠱)藥”的人在家里,什么都不需要就能讓無辜者中毒。這些奇異的放毒方法恰恰暴露了苗人社會的巫蠱傳說也不過是人們對于他者的巫術想象和惡意指控。

對于解蠱的方法,人們將煮熟的雞蛋除掉蛋殼和蛋白,留下蛋黃,用手帕將銀釵一頭和蛋黃裹住,在病人的身體上來回擦拭,打開以后,蛋黃中心如同有蟲吃過。其實,這種方法也用在其他許多疾病的治療上。

苗對于毒藥知識,人們并不認為所謂有jab(蠱)藥的人會比平常人懂得更多。對于巫術,人們認為那是一部分人的專長,有人通過拜師學會,有人病痛。有jab (蠱)藥的人只是通過她的jab(蠱)藥來害人。

《對蠱毒最權威的認識(14)苗人社會的巫蠱傳說》由我要咒語網資料整理與編寫,轉摘請注明出處。


共有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
  
  
  
  

©Copyright 51zhouyu.cn 版權所有
閩ICP備09035373號

當愿眾生皆離苦 - 早生極樂成正果 - 還入娑婆度有情 - 不昧因果觀自在

天天捕鱼内购破解版游戏大全 7码应该怎么玩 牛股微信群大全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安 … 靠谱的挣钱app有哪些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那个网上软件可以赚 15选5万能码必中奖号 最新金蟾捕鱼游戏 腾讯qq麻将官方网下载 炒股直播平台 手机填大坑怎样作弊 广西 选5走势图 20选5什么玩法中奖率高 浙江体彩6十开奖结果 平码固定算法公式 贵州捉鸡麻将下载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