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咒語大全首頁 > 灰仙斗胡仙的民間故事

灰仙斗胡仙的民間故事

給大家講個解放前灰仙斗胡仙的民間故事,有一年麥收的時候,村里的大彪和另外兩個人,趕著驢車去給外鄉的地主家做短工,掙些工錢也好補貼家用。到了忙完農活準備走的時候,地主將他們三人喊到屋里結工錢。
大彪他們三個站在屋子里,眼瞅這桌子上的錢心里高興,而這會兒呢!就見地主點燃了三支香,拜了拜神龕上的神像,然后將三支香插在了香爐里。
他們三個在一旁看著小聲嘀咕:“那畫像上畫的是啥啊!樣子怎么這么奇怪?不過這地主也夠虔誠的,發個工錢也要拜拜神,是不是不舍得給咱們這工錢啊?。”
“噓!小聲點,他拜的那個我知道,是灰家仙!”大彪小聲的說。
“啥……灰仙家是啥?”
大彪跟他倆解釋:“灰仙就是老鼠,雖然在白黃胡柳灰五大仙家中排在最末,可他卻是五大仙家中靈性最高的,也是法力最古怪的。”
那兩個不懂,就一驚一乍的說:“老……老鼠,成精了么?供那玩意兒干啥?”
大彪還沒來的及給他倆解釋,就見地主拜完了灰仙之后,伸手從桌子上拿著剛拜完的錢遞給大彪,說:“這是你們的工錢,我就不給你們一一分了,不過我要告訴你們,不懂的不要瞎說,別在仙家面前一張嘴就是老鼠精、老鼠精的,說多了對你們沒好處。”
看樣子這地主是不高興了,大彪接過工錢之后,趕緊跟地主解釋:“老爺子,真是對不住,都怪我們嘴碎,你老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們計較!”
地主哼了一聲,轉身走到偏房里,自己抽起大煙不理他們仨了。
大彪尷尬的笑了幾聲,抬頭看了一下那灰仙畫像,走上前伸手拿起來三炷香,就著桌子上的燈火點上,笑著在灰仙的畫像前舉了舉說:“灰仙家,你老可千萬別怪罪我們啊!”
說完,彎腰準備把香插進了香爐里,可是就在大彪彎腰向香爐里插香的時候,他脖子上掛著的一個黃紙包,從衣服里滑了出來,在神龕前來回晃動著。
“啪……”不知為何,大彪手里的三支香剛剛碰到香爐,竟然齊齊的斷了。這是什么情況啊?難道是灰仙家不領情,不接受我們的賠禮道歉?

三人郁悶的想著心事從地主家出來,坐在驢車上一路都不說話,快到中午的時候,這時路上行人稀少。在一條不寬的路上,就見從對面來了一輛驢車,車上裝了滿滿一車西瓜,趕車的是個中年漢子,和他們的驢車正好走了個對臉。
大彪見人家的驢車是滿載,就趕緊跳下驢車,牽著驢往路邊靠。可這條路窄,那輛西瓜車還是過不去。拉西瓜的漢子從車上跳下來,走到大彪他們車前說:“這樣不行啊!反正你們的是空車,要不你們先將驢車趕到路邊的堿場地里,等我過去你再趕出來,咋樣啊?”
大彪一看也沒辦法,就讓他們倆下車在后面推著車,可是驢車剛進去,大彪就感覺有點不對勁,這那里是堿場地啊!腳下分明就是一個糞坑,可剛才明明看著就是一片堿場地啊!這時,車和驢都已經陷進了糞坑里,任憑大彪怎么用力拉拽,就是上不來了。
大彪趕緊回頭,想讓那個男人來幫忙給拖一下。可是等他們回頭一看,那人正坐在西瓜車上,笑呵呵的看著他們。原來,這個人是故意的。

就聽那漢子笑呵呵的說:“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也好讓你們長點記性,以后少嘚瑟。”
大彪三個人不明白啊!“你……你到底是誰?我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啥要坑我們?”
那個男人用手一指大彪,“無冤無仇,你倒是說的好聽,既然你信著仙家,來給我上香我高興,可你不該帶著刀子來砸我的場子。”
大彪一聽那男人說這話,頓時明白了,這個趕車的不是人,是地主家供奉的灰仙。
原來啊!大彪家里也供奉著保家仙,是胡家仙。這次出門干活,家里的老娘給他做了個黃紙包帶在身上,說是咱家的保家仙保你出門平安的。不曾想,大彪給灰仙賠禮道歉的時候,黃紙包無意中露了出來,然而那點著的香又不知因何折斷,這個灰仙看來是挑理了。
自己的驢車被騙進了糞坑,那個灰仙這會兒反而讓自己去給他道歉,大彪想想都是一肚子的火。他一手拽著驢韁繩,一手指著那個灰仙說:“給你賠禮,老子身上帶著胡家仙呢!你受得起嗎?”
灰仙聽了這話,從車上蹦了下來:“給臉不要臉!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這胡家有多大的本事。”說完,身子一晃就到大彪身邊,抬腳就把大彪踹進了糞坑里。
大彪身強體壯,竟然沒有看清楚怎么就被人給踹了,滿身泥污糞水的爬出來,就要和那個灰仙拼命。那哥倆一看動上手了,也抄家伙準備干仗。
仨打一,可是那灰仙不慌不忙,用手在空中畫了幾下,說了一聲:“唧!” 就見在仨人的面前,憑空出現一頭牛,低著頭沖著他們就沖了過去。眼看著這牛就要頂到他們了,忽然,這牛又停了下來,低著頭呼哧呼哧的就是不能向前一步。

原來,就在仨人的前面,站著一個干癟老頭,一手抵在牛頭上,另一只手拖著一把大號的斧子。笑瞇瞇的看著灰仙說:“這么大的火氣!怪嚇人的。”說完將手一揮,那牛就不見了。
大彪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這個干癟老頭應該就是自己家的保家仙。終于來了救星了,大彪哭喪著臉說:“他……他找俺們的麻煩,你看俺的車,都讓他折騰壞了,你幫俺教訓他!”
干癟老頭呵呵一笑,說:“尊家不要鬧,這是個誤會。”
自從干癟老頭出現,那個灰仙就楞楞的站著聽他們說話。直到干癟老頭回過頭來笑呵呵看著他,這個灰仙才問:“胡家?”
“呵呵!你腦袋不靈光,眼倒是不拙。”干癟老頭依舊笑呵呵的說:“我尊家并沒有對你不敬的意思,這其中是個誤會。”
那個灰仙說:“他折斷了香,難道不是成心找事嗎?”
“香是我折的。”干癟老頭依舊笑呵呵的說:“胡家的香,你們灰家,受得起嗎?我尊家不懂,難道你還不懂嗎?”
灰仙又說:“剛才你一出手,我看的明白。敢問你可是胡三太爺門下?”
“不敢!”干癟老頭伸出兩只手,抱成拳在耳邊拱了拱以示尊重,說:“俺只是三爺手下打雜的小斯。”
“你們走吧!”灰仙說著準備轉身離開。
“且慢!難道我尊家就這樣被你白踢了一腳不成?”干癟老頭冷笑著說到。
“我不是給他們留下東西了嘛!對了,回家后卸完了西瓜,記得將驢車給我那地主尊家送回去。”灰仙說完,轉眼不見了蹤影。
“哈哈哈……”干癟老頭笑著也不見了蹤影。
三人將拉西瓜的驢卸下來,將大彪的驢車拖出糞坑,仨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唉!這也說不清是誰賠誰賺了。不過,白得了一車西瓜倒是真的……  
《灰仙斗胡仙的民間故事》由我要咒語網資料整理與編寫,轉摘請注明出處。


共有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
  
  
  
  

©Copyright 51zhouyu.cn 版權所有
閩ICP備09035373號

當愿眾生皆離苦 - 早生極樂成正果 - 還入娑婆度有情 - 不昧因果觀自在

天天捕鱼内购破解版游戏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