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咒語大全首頁 > 死而復生的人講陰間,親歷陰間死而復生的故事

死而復生的人講陰間,親歷陰間死而復生的故事

我作為一個死而復生的人講陰間的事,回想起年幼的時候就有過這樣一個親歷陰間死而復生的故事。

在當時,鬧時令癥的人最怕鬧肚子,只要肚里一響,瀉幾回肚,不幾天就要死!這種病在當時好像有邪氣一樣!

我在金同學家里回去之后,到了天黑就覺肚子痛,內里咕嚕咕嚕的響。我心里想:“壞了!恐怕我也要死!”又怕母親知道了耽心,沒敢言語。于是把小褂脫下來,將腰圍上,就睡覺了。這時我心里又害怕,肚里又痛,不一會就像做夢似的,把我痛過去了。其實,并不是做夢,而是自己死了還不知道呢!

雖然是死了,可是迷迷糊糊像做夢一樣,見來了兩個鬼把我架著,飄飄蕩蕩的,過了好些山,又過了很多的水,覺得在水面上,就飛過去了。后來,那兩個鬼把我架到一個廟門口,像一個衙門樣子,里面有很多的房子,那兩個鬼把我往屋里一推,他說:“進去吧!”一副很兇惡的面孔,說話很憤憤的:“在這里等候過堂!”這時,我才明白我已經是死到陰間來了,心里非常懊惱,非常難過!因憶起我母親的話,說我不好養活,這時候才證明是不錯。

我在那里等候了一個時間,胡思亂想的想了半天,四周陰沉沉的沒有一點兒聲息。回頭一看,屋子里有一個管賬的先生,在那里拿著筆不知寫些什么東西,余外更無他人。我想:“死了不要緊,在我母親跟前,就我這么一個人,如果我真的從此死了的話,我母親哭也哭壞了,這怎么辦呢?”于是我慢慢的走到寫帳的跟前,想法子與他套交情、說近話。

“先生!”我很和靄很客氣的問,“我犯什么罪,叫我來過堂!”

“不知道哇!”他答。

“在什么地方過堂?”我又問。

“從這里往后去,就是過堂的地方!”

“是誰管著過堂?”我一句跟一句的往下問。

“!”他很驚訝的說,“你以為你還在陽間嗎?你現在已經死了的鬼,過堂的時候要由閻王來問案,這點事情還不知道嗎?”他一邊說,一邊連頭也不回的繼續往下寫。

后來我沉思了半天,又問:“我能轉生嗎?”

那位先生,對于我問他的話,啰里啰嗦的他已經聽膩了,當我問他“能不能轉生”時,他心里很不耐煩地就順口答應了一句:“我不知道!過完堂你自然明白了。”說這話時,他依然低著頭往下寫。

在那里又呆了一會,我忽然憶起外道里誦經招魂一回事,究竟這事是真是假?有用沒用?就拿這話去問他,他忽地停住筆,回過頭來說:“這事不假,陰間確實有這回事。”同時他又指著墻上的木板說,“這些板上的位子,就是剛死過不久,提出來,等他的后人誦經超度的,如果過的日子太多就不容易往外提了。”

我看看他指的那些板子上果然有很多名字,還有香紙經卷等,接著我又往下問:“什么時候過堂?”他說:“你等著吧!閻王正在后面剃頭呢!”因此我又聯想起小時候看戲,有《胡迪罵閻》,記得那位閻王是古衣古冠、前后冕旒,為什么陰間的閻王也留辮子也剃頭呢?

在那里待了一個很長的時間,那兩個鬼又來架著我從甬路上走過去,到了一所殿堂里,那兩個鬼用力把我往里一推,摔了一個跟頭,我便進去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見,只聽有人問:“你是王福庭嗎?”

一種很陌生很粗暴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里,本來我的學名就叫王福庭,我知道這是閻王爺開始問案子,我便隨口答應了聲:“是!我是王福庭。”

“你知道吧!你已經死咧!現在該送你轉生……”閻王繼續往下說。

我想:“轉生,還不知轉到哪里去,既轉生,再想回家也回不去了,我母親不掛念我嗎?不哭壞了嗎?”事急智生,我又反問他:“我有罪嗎?”

“你無罪!”

“我既無罪,何必費這事令我轉生呢?我母親就我這么一個孩子,從小嬌生慣養,恐怕我死,我要不回去,她不惦念我嗎?她不哭壞了嗎?況且人生學好不容易,我今生也沒做壞事,剛剛知道要學好,如果讓我去轉生學壞了,還不如今輩子,這有多么冤枉啊?”我這樣的辯駁著。

“壽限有定數,不能只依你!”閻王說。

“我在世的時候,聽說誦經增壽,我的經白誦嗎?”我又反問。

本來在原先我見到我舅父死過的時候,我怕死,曾經想過不死的法子。那時候有施送《高王觀世音經》者,說誦一千遍可以免災不死。我請了一本,那時候想:“大概是一氣誦完,就用兩天一夜的工夫,把一千遍誦完了。”自此以后,每天有工夫就誦幾遍,然亦不知死不死。

閻王說:“誦經不白誦,你在十七歲就該死,給你增了五年壽,活到二十二,這不是誦經的功德嗎?”

“既然誦經有好處,請你放回我去,我再繼續去誦經,再延長我的生命,這不很好嗎!”

“嗯……”他有點不贊成的樣子說,“只誦這種經不成!”

我聽了他這話以后,心里一沉思,大半還許能通融,既是誦這種經不成,必定誦別的經能成,我就應聲的說:“如果放我回去的話,我每天念十遍《金剛經》。”

本來在我們那個村里有施送《金剛經》的,我只聽說這個名字,究竟這部經有多少、內容怎么樣,我也不知道。

閻王聽了我的話,就答應了,于是又命那兩個鬼把我送回來。在路上走得很快,過山涉水,還是去時所走那條路。

回來之后,我很清楚地看著我們家里的那座南屋,大門向東,進大門之后,聽我母親正在哭得很哀痛。我們家的三間堂屋是一明兩暗,我內人正在當中那一間屋里涮鍋,我的尸首在炕上順躺著,我母親守著我的尸首哭得要死要活,那兩個鬼把我送到原來的尸首跟前,從后面一推:“你還陽吧!”

這時,我像做一個夢似的醒了,回頭看看外面,已經紅日三竿。

三、還陽以后的心境

自此以后,我的心情散漫,意志消沉,對于死后經過也不敢告訴母親,因為她知道了會難過的。同時,想想自己的過去,看看自己的將來,弄得文不成武不就,心里不免有些酸楚和凄涼!

況且,我母親自幼就說我不好養,在陰間分明又說我二十二歲還要死,我總不會忘掉這句話。為了解決我的死,這才找一本《金剛經》去誦,我的學問有限,里面還有許多不認識的字,每天只能誦個兩三遍。因為我在死過去的時候應許的誦十遍,現在只能誦兩三遍,將來為了生活問題,忙忙碌碌,奔奔波波,當更無暇再誦了。可是,每日誦不了十遍的數,我疑惑到了二十二歲還要死,這怎么辦呢?

這種尷尬的處境倒教我左右為難起來,于是我向一個外道的大老師去領教。他說:“這很有辦法,每天念不了十遍《金剛經》,可以念金剛咒去代替,一遍金剛咒,勝于百千遍《金剛經》。”

我跟他領教之后,每天除誦《金剛經》外,余暇便誦金剛咒,還學一些外道門:便如天主教、耶穌教、金丹道、西華堂、歸依道等,我都入過,每天像種了魔一樣,使得親友們都見笑。

我們那個村里有一個道士叫王浩然,他用道家的工夫,會運氣煉丹,后來我為了想不死,曾去找他學煉丹,但卻遭到他的拒絕。他說:“你今年才十幾歲,不必學這個,因為我雖學煉丹,還不一定能成功的,等成功之后我再來教你。”

我自十二歲那年看見我母舅死,受了一個很大的打擊!在娶親的時候,又親眼看見金同學死得那樣快那樣慘!又聯想起小時那些事情,和我病死的那些經過,心里總是怕死。所以在十七、十八、十九這三年的工夫里,完全用在訪道尋師上,閑暇的時候就研究醫卜星相和一些有關宗教的書,結果都不如我的意。那時我也想:大半是出家的命,不過因為世福未修、機緣未熟,所以出不了家;然而心里總怕死,也總想不死,究竟不知道人為什么要死,怎樣才能不死,可是那時候始終也沒找出個不死的法子來。

各種外道我都入過,探討過他們的所以;可是因為我這個人,無論對什么事都要追根究底,如果沒有真理的話我絕不相信。那些外道,我進去之后,又煉丹,又運氣,又點竅,我看都是騙人、不徹底,所以先后都放棄了。

——摘自倓虛法師《影塵回憶錄》
《死而復生的人講陰間,親歷陰間死而復生的故事》由我要咒語網資料整理與編寫,轉摘請注明出處。


共有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
  
  
  
  

©Copyright 51zhouyu.cn 版權所有
閩ICP備09035373號

當愿眾生皆離苦 - 早生極樂成正果 - 還入娑婆度有情 - 不昧因果觀自在

天天捕鱼内购破解版游戏大全 北京pk赛车连赢技巧 快3预测与推荐 主力增仓为何股票下 至尊棋牌最新版 联环药业股票 北京快中彩开奖时间 陕西快乐10分台子 甘肃省快3玩法必中技巧 捕鱼大亨网络版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中特图 六肖中特期期准+铁算盆 新华股票配资 河北福彩20选5走势图 意甲最强球队 下载长沙麻将 最新资料特一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