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咒語大全首頁 > 坐禪的方法竅訣,坐禪入定的秘訣

坐禪的方法竅訣,坐禪入定的秘訣

  大家有一個愿望就是講講我們在座的僧人修法都有個最常用的一種形式,就是坐禪。實際上從佛法來說任何修行法門達到解脫都是由三學而入,三學而成,那就是戒、定、慧。戒前邊是前行的聞思,發心,最后必須開智慧,那才能修行成就,才能達到我們解脫的目的。反過來,如果要想開悟那你就必須得入定,定、慧這是殊途同歸。我下午講的時候念了《轉變成覺的最后求證》,是這本《圣道指歸》的“跋”,將來把書給你們寄過來也行,你們可以看一看。這篇“最后的求證”是經過這么多大德看了都沒有改過一個字,我覺得那是在定中一氣呵成的,你們可以看就是講定悟,通過定才能開智慧,怎么才能取得定?首先就是清凈,然后進入。

  入定是有竅門有竅訣的,也有一定的方法,有好入定的,也有不好入定的,那么我們的祖先,我們的大德,我們的祖師,他們又最講究這個,可能你們都學過,就是坐禪五事,有五個事要做。五事,首先是調整飲食,第二調整睡眠,第三調整呼吸,第四再調整身體,最后是調心,心是最難治服,修禪就是止念,修禪也是凈慮,止念就是把你這個念,你這個心止在什么地方,如果有妄念就止不住,止的不對也不行,這就是調心問題。那么不管你修什么法門,你修凈土念阿彌陀佛,念密咒,你修律宗,還是禪宗,不管你是做事……,所有的一切,包括念咒、誦經、禪詮……這一系列的修行,都是一個目的,就是“攝念”,攝住自己的念頭。就是說人有一萬個念頭,隨時變化,隨時增多,隨時減少,有高潮,有低潮,是管不住自己這個心,那么用念咒,用觀想一個正念,把萬念攝為一念,這是最根本的路子。什么叫無念?止于一念不起妄念,那就叫無念。無念不是沒念,是只有正念沒有其他的妄念、分別念,就叫無念。要達到這一步那就需要講究一些方法。我們出家僧人對外一個最好的形象就是打坐的威儀,非常瀟灑,非常平靜,宛如一潭靜水如如不動,心不動,身不動。為什么叫三千威儀一萬細行?那就是講的坐禪的威儀和修行人的行、走、坐、臥的威儀。 

  那么你們出了這個坐禪的題,我回憶了一下這五事,首先就是要調飲食,飲食第一個是吃得飽了昏沉,太飽了會昏沉,第二如果吃得太少了會懸虛,心吊著,都不利于入靜,所以必須恰到好處。那就是見到再好吃的也不貪食,充饑而已嘛,不餓為止,但也不節食,貪食節食都不對。第三不能吃上火的東西,比方愛吃辣子,那你在閉關、入禪、禪定之前你要少吃,這就是防止火的東西。第四,防止食油膩的東西。總之就是坐禪的時候要吃到舒服為止,特別是這幾天你要準備參出點味道來,那你就要注意飲食上的調整,一定要夠營養,但不能多,不能吃刺激的,當然我們沒有蔥姜蒜,那個味道更不行,但辣的也不行。這個飲食調整得有營養,還得保證不能超量,一定要正好為止,飽了坐著不舒服,餓了也不行,都靜不下來,這些是調飲食應該注重的地方。 

  第二就是調睡眠。睡眠如果睡多了打不起精神來,身上發軟,那要是睡少了呢,也提不起精神來,迷迷糊糊,所以睡多了不行,睡少了也不行,都沒有精神打不起精神來,所以睡眠既不能放縱,也不能過度的節制,這是個原則。不能說:“哎呀,我缺覺。”睡吧,一睡幾天,壞了,坐禪更是迷迷糊糊,沒有力氣,這叫放縱。節制就是“哎呀,我不能睡多了,睡多了沒勁兒,我要節制。”就不睡,或者缺覺硬行打坐,就是他特別缺少睡眠,硬去打坐,那肯定也是迷迷糊糊,這就是說睡眠一定要正好。實際上人的睡眠最為重要,像年輕的時候保證八小時,四、五十歲以后最少得六小時,我這是按科學說的,你達不到這些那就不行,所以這個睡眠也需要調整。有的人睡不著,睡不著就是功夫不到,是坐禪的功夫不到,你要是禪的功夫到了能管住自己的心念,很快就能入睡,入睡好的身體就好,入睡不好的身體都不行,東倒西歪的,要調睡眠。大家要會睡眠而且掌握住睡眠的技巧,能睡著但不能過,不能放縱也不能節制,比方你困的時候打坐,坐著睡著了,所以整個睡眠的調整必須是恰到好處。有的睜不開眼不愿意起床,那就證明睡眠質量沒有調好,因為你不愿意起床。還有的人起床下不來,他腿軟,這也不行,所以我們打坐、坐禪還要練習睡眠,如果你睡眠不好先解決睡眠問題,睡不夠的要如何想法保證睡眠,作為我們負責的法學法師很關心大家,肯定給大家足夠的睡眠時間,那么你自己要能練習睡得著,睡得好。這就是第二個關于睡眠的調整。 

  第三就是調身。剛才我講了所謂三千威儀八萬細行都是講的修行人的行、住、坐、臥形成的一種制度規范和模式,按這個做就有利于修行。咱們有這方面的書籍講什么叫三千威儀八萬細行,行、住、坐、臥都有他的要求。有時候我們看一個修行人,一看他的威儀就知道這個人清凈,他是修行的。一看那個人他就沒有修行,眼球咕嚕咕嚕亂轉,像猴子一樣,一會兒東一會兒西,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穩,那一看就沒修行。修行人是非常平穩、柔和、輕松、愉悅、矯健,那是不一樣的。閉關出來,有的像猴子一樣夸夸其談“我是如何見到什么什么了。”那這個不用多說,這個人沒有修行,妄語。如果出關以后那種意境仍然在那個境界中出不來,所以常說進關容易出關難,進了關之后他一清凈,他就不愿意入到世俗里來了。如果出關后那么活蹦亂跳,那肯定就是他一下子就出來了,甚至他就都沒有入進去,那這是自欺欺人。 

  很多人他拿閉關當樣子,“啊,我閉關去了!三個月,三年。”實際上閉關是讓你完成任務的,閉關就是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完成規定的修學計劃,達到一定修行境界。如果你進關以后學不下去,完不成,在那瞎琢磨事,那就是自己騙自己,你還不如干脆出來呢,耽誤時間,吃著十方飯,還影響人家護關者的情緒,所以閉關禪修要講究威儀,講究調身。如果沒有威儀,不會調整,那就不能夠有證效,所以打坐一般都要求身體孤立,不東倒西歪,不前俯,不后仰,不左靠,不右靠。為什么要這樣?那就是保持住,看你是不是掉舉,是不是昏沉,有的人頭歪到別處去了,就是不打呼嚕也知道他昏沉了。身體是直的,那他是清凈,他是覺照朗朗的,那外表一看就知道,這個威儀一坐就是坐禪的樣子。有的上年歲的愿意靠一下,這是最大的危險,你一靠,第一要是靠墻的話會受涼,受不了一下子就出問題了,再一個即使不受涼,你這時八萬四千汗毛孔都張開是出氣的,出入的,一靠你就出入不了了,出入不了那就影響你散發,你就容易上火,所以調整身體,威儀也一定要解決了。 

  第四就是調息,就是呼吸。呼吸在整個兒坐禪過程中是最為重要的一個。呼吸的要求是什么呢?主要就是一個字,要求“柔”,柔和的柔,就像平地的小溪流水一樣,清澈見底,不急不緩,潺潺流淌,也沒有陡峭的上下奔流,也沒有特別的停止不動,是一直在流淌,清清楚楚的,呼吸要掌握到這個程度。呼吸急促不行,最后達到若有若無,因為人的大腦占用氧量的三分之一還多。 

  我曾去做過印證禪定功夫,當時后藏有幾個閉死關的大成就者,咱們這位覺母都知道他們那兒有這樣的人印證。那就是說比方我寫個名字“陳泉州”送給幾個大成就者,告訴他們今天六點坐禪,大家同時觀察你,觀察著你這個心的走向,它的停點,它的曲折。我們這個心并不是一下子定到高層的,是有個曲折的過程。就像我們從這兒要到北京,不是說這個心一下子就到北京了,可能一下子到石家莊了,可是突然有個妄念,又退回來了,退到鄭州了,察覺了再一猛勁到豐臺了,馬上就進郊了,突然有個意念又出來了,到濟南去了,然后再歸位,再上,一下子到北京定那兒了。那么這個過程就是“S”形的,那么一個大成就者看到你的心是“S”形狀的,第二個人看也是,這都是不會走偏的,那么把這幾個成就者畫的“S”曲線圖擺出來以后是重疊的,才證明你的心相的走向,這是很科學的,你來不得半點虛偽,他們不會商量,也不可能商量,誰也不見誰的。同時旁邊還有兩個人看你的血脈,就是測呼吸和心跳,因為大腦用氧量是全身的三分之一還多,如果大腦靜止了,止到一個地方,不再活蹦亂跳了,不再念頭紛紜了,那么用氧量就不要那么多了,呼吸由18次/分可以降到12次/分,10次/分,心跳60次/分可以降到50次/分,40次/分,正好他畫的曲線跟你的心跳呼吸一對照變化一致,比方走到中間的時候心跳是50次/分,呼吸是12次/分,走到頂點定下了的時候,那么心跳就是35次/分到40次/分,那呼吸就剩8次/分,9次/分或者10次/分,這是很科學的,所以這個“息”是非常重要,是若有若無,一定緩,一定要有這個變化,體現一個柔,體現一個緊緊密密不停止,停了就死了,脈就停止流動了。但急了也不對,就是要像小溪潺潺流水,若有若無,清澈見底,又綿綿密密,非常平穩,這是要練習的。總之就是飲食要注意練習,身體也要注意練習,睡眠需要注意練習,呼吸也要注意練習,這些都調好了。 

  最后最難的就是調心,這個心吶,一炷香有無數念頭涌上來,那是沒法形容。那么怎么樣才能調伏它,先分分類,一般禪學界分類有五種念頭。 

  第一種念頭叫故起念。我沒帶資料,我記憶是叫故起念,故事的故。這故起念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故意起來的分別心。比方正在打著坐呢,想起:“唉,我那孩子現在在哪呢?他上學是不是沒飯吃啊?他是不是冷了,怎么辦?”這是故意起的念頭,就是故起之念,故意想的念頭,一般這個是干擾人的禪定,這是故意干的事,就是不務正業了,坐禪不叫坐禪,叫瞎琢磨事呢,這是故起之念。

  第二就是串習之念。串習之念就不是故意的,是管不住自己的心,跳出來了,正打著坐,正打著坐呢,唉,各式各樣的想法就起來了,這個還沒想完呢,“叭”又來一個,不是故意的,他想觀住,止到一個地方,止不住,一個勁兒起念,就是不停的不分類別的,密密麻麻,一個接一個起念,這叫串習之念,不是故意起來的念頭,這是第二種類型是串習之念。 

  第三就是連續之念,或叫接續之念,這種念頭是怎么解釋呢?就是前兩種念,故起之念和串習之念,挺有癮,不愿意停下來,本來你打坐,觀,止到一個地方了,它不愿意停,跟著這個念頭走了。想到孩子上學去了,他沒吃的了,讓誰給他送啊?要不然我明天給他送過去吧,哎呀,不行,一會兒我打完坐我就給他送去。這是突然起來的念頭,無意起了個念頭,就是串習之念,他不但不馬上止住,還又跟著它想下去了,這叫想入非非。打坐,還在那訂起計劃來了,哪個事我下去以后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出了問題怎么辦,順利怎么辦,最后結果怎么樣,一下就高興了,肯定是好結果,這叫接續之念,也叫連續之念。這種念頭就是連續順著想,念頭越跑越遠,十萬八千里去了,心都抓不住了。這是第三種念頭。 

  第四種就是別生之念。別,分別的別,生,生活的生,別生之念,別生之念不在兩種念頭的范圍。他就是意識到有念頭不對了,“哎呀!我打禪呢怎么想起這事來了,真是慚愧!對不起佛祖,對不起老師,對不起十方!”他就生起慚愧心。“這不行,我得改,我一定得改!”罵自己,恨自己,生起慚愧之念,這就是別生之念,這種念頭也是亂七八糟的念頭,它比別的念要好,但這個別生念,慚愧意,也是一種念,也是一種妄想,不是正念,是分別念的一種,所以這也是一個種類的念頭。 

  最后,第五就是靜念,靜止的靜。靜念是沒有念頭,靜下來了,只剩正念了,靜下來不是沒念頭,沒念頭人就死了,斷了,這個念只止在這一個上,其他的不起了,叫靜念。一個人在一炷香時間內都是五種念頭交替出現,層出不窮,這些念頭攪擾你坐禪、念佛、持咒、觀想,始終不能去除,也不能夠進入禪定,也不能夠進入意境。 

  我傳了個“阿”字加持法,將來你們接了法之后就可以按這個方法修一座。帶了嗎?(答:帶了)帶了啊,有光盤,你們可以放,你們一會兒打坐修一個“阿”字加持。“阿”字加持法是什么呢?現在已經在全國各地翻刻了上萬盤了,就是過去印證了活佛,他也有笨的,有時候印證了以后老入不了靜,入不了定,沒辦法,這些大活佛就用這個“阿”字法給他加持,這是加持活佛用的方法。“阿”,阿彌陀佛的阿,她是萬有生命的根本力量,這是一個。再一個,“阿”字也是一切菩薩的種子字,一切菩薩都可以說從“阿”字里邊生出來的,所以她是種子,根本的種子字,是個通用的種子字,所有的菩薩從這兒來的。“阿”字也是十萬億個太陽的光明和能量,所以她能量很大。一會我可以帶著大家走一下,你們隨時就可能找到這種感覺。有的整個兒幾年都沒有禪定味道,他接到這個法以后,他就進去了。就是用這個引導語言讓他借佛光,“阿”字這種力量的光芒加持進入全身,走一遍之后他就進去了,有的甚至睡著了,睡著不是壞事,那是夢觀修煉,他在光明定中修,他意識清楚,他就是這樣聽著我那個引導語言就睡著了,他仍然聽得分分明明,每一字,每一句話都聽得非常真,這就是一種使自己清凈入定的方法。 

  一般就是一炷香的時間五個念頭交替出現不停止,醒著它也不停,睡著它也不停,做夢也不停,這些念頭這些分別心就時刻不停止的來攪擾我們,所以用心這個功夫調心是最重要,坐禪五事,五調就是講這五個方面。 

  比方密宗,我怎么也稍微知道點坐禪的皮毛呢?實際上今天我來跟大家是一塊兒探討。我主要是修密法,我的入靜入定是不用這樣觀念了,我是觀住一個我的本尊,觀住一個咒輪,一下就進去了。像你們將來修了圓滿次第,把中脈修空,把自己的心往中脈中一安住,與中脈同體放大,一切妄念就沒了。因為人有左脈、右脈和中脈,這個左脈右脈就是是非脈,這個活蹦亂跳的思想、念頭都是左、右脈起來的。把左、右脈灌入中脈,把中脈打開,人進入中脈,這個心一下子就能得到不可思議的清凈安住。所以說人是有這些一系列的活蹦亂跳的思想,這個安住的方法是有竅門的。 

  永佳禪師有用心四句話,我不知道背的對不對。我記得他是一個門派大法師,他去拜六祖,他是六祖的弟子,很有名的。他是天臺宗的一個大法師,很有造詣了,他去拜六祖時也不跪,按說見這么大禪師應該跪拜啊,他在那兒站著就問起話來了,就一問一答,結果六祖來往對話的語言,讓他一下子得到了印證,馬上就五體投地磕頭,最后他說:“我馬上要走了,受用了。”六祖說:“既然你來了就再住一宿吧。”他還有個外號叫一修訣大師,他就在漕溪寺漕溪洞,就是南華寺住了一宿就回去了。他寫的修心四句話是這樣“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就這四句話,我不知記得對不對。就是說:我在用心觀照的時候,卻沒有觀照住的這個心了,這是一句話。就是說我現在怕亂,想觀照著我的心,可是沒有心,沒有方法觀照了,清清楚楚的,這是用心的高級功夫,爐火純青的時候。下邊是“無心恰恰用”,就因為我沒有這個念頭,恰恰用上最高的功夫了。所以才是“常用恰恰無”,就是我天天用天天無,有無又不用,這就是他這個辯證法,就是這個心態,這就是用心的竅訣。 

  因為我是多少年前看的讀的他的這么四句話,他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說人的心沒有停止的時候,都在攀緣,就是剛才講那個故起之念,串習之念,接續之念,別生之念,都是亂七八糟的想法,管不住自己的心,一個勁兒地想,這叫攀緣。一攀緣就不能止熄,這個熄是念頭熄滅,這個念頭就止不了熄,止不了熄就不能靜念,就不能得到清凈,就產生這個問題了,所以攀緣多了就是掉舉,你光想別的了,正念起不來了,不是掉舉了嗎?反過來,要是止熄了,念頭沒了,止了,但覺照跟不上,那就變成了昏沉,昏睡了,這就是這個辯證關系。這個念頭必須熄了,熄了才能靜念,可是他攀緣心熄不了,越演越烈,越想越熱鬧。比方想起女兒了,女兒出門了,缺吃缺穿了吧,給她送去,怎么送,讓誰送,帶點兒什么去,是坐火車還是坐汽車……這個攀緣心越來越多。有攀緣多,那你就掉舉,這是大忌,就是正念提不起來,掉了舉了。反過來要是突然沒有攀緣了,沒有念了,靜了,但靜了沒有智慧觀照,就是智慧觀照用不上,那就“呼——”又昏睡了,昏沉了。所以“恰恰用心”時,我這時候正想用心呢,我很清楚,但是我“恰恰無心用”,沒有念可用,我連這個慚愧心也沒有,沒念就不用檢討嘛,所以“恰恰無心用”,沒有地方,沒有心可用,沒有什么霧氣可蕩來觀察這個心。所以“無心恰恰用”,正因為我沒這個念頭,沒有這個心,恰恰你的功夫就派上用場了,解脫的道路就走上去了,所以“常用恰恰無”,我經常觀照又沒有念頭,這個時候那就是爐火純青的入定境界達到最高峰的時候,所以他這句話我記得很深,現在還能背主要是這個問題,所以我們說這個用心這就是竅訣。 

  如果將來我們愿意學禪定還可以再討論。我覺得你們現在直接修禪,光修禪還有問題,因為禪宗是大善根,大慧根,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他是無分別心而自然安住,才能成就。沒有任何分別,冷、清、靜,靜念安住,他沒有任何分別,這叫安住。大家想想看,我們是個有漏之身,,有色身吶,色身就是我們的肌肉之身,還要喝水,還要吃飯,還怕冷,還怕熱,還有受蘊,色身、受蘊。受蘊就是五蘊,受蘊還有感覺,這個水燙,這個水涼,這是甜的,這是咸的,我愿意吃這個香的,我愿意吃這個……,有覺,有色身有需求。有受蘊就有分別,那你說這個分別心、妄念心能不起來呀?所以你卡不住它。修禪宗是直接進入高層次修行,直接改變你的六識到八識的運作模式,思維模式,這是高級修法,那你功夫不到你不能直接改變。 

  咱們知道人有八識,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識、那摩羅識,這是八識。前五識我們都知道是眼、耳、鼻、舌、身,第六識“意”那就上升了一個層次,意是意識,是心性活動。末那識是上竄下跳的分別,末那識把第八識作為自己看待,第七識是分別,它得到報告,馬上報告給第八識,讓第八識再分別,就這樣拖住這個人就分別下去了。 

  那么禪宗必須有一個功夫,什么功夫呢?就是我直接在上邊修,高層次修,我不分別,我妙觀察,是平等性智。因為我們知道第八識有有漏種子和無漏種子,有漏就是六道輪回的,無漏就是成佛的佛心、如來藏或者叫佛性。那么你有漏的泛起來,無漏的就受影響,那就分別心加重,那你就不可能無妄念而安住本性,妄念就紛飛起來。所以第八識要轉成智慧,就是大圓鏡智慧,按大圓鏡智慧對待你才能成就。第七識末那識它分別,這是你,那是我,這是這,那是那,要把它變成平等性智,一概平等心,一律平等,沒有分別。第六識變成妙觀察智,觀察什么呢?它等于是斷除五根,杜絕了六塵。實際上是把握住這六識,是這個問題,就是沒解決到根本問題上,沒從高層次上去修法。如果要從高層次修法,禪宗就是直接解決這個問題,第八識轉成大圓鏡智,第七識轉成平等性智,第六識轉成妙觀察智,眼、耳、鼻、舌、身前五識轉成成所有智,那就肯定沒有妄念分別,大家想想看,那么就沒分別沒妄念了嘛,這些都達到了,最后,一下子轉成法界體性智,就是與佛無二無別的法性了,禪宗就是這個,是從高層次這么來看,這么來分析。如果我們入禪,那是艱難的,所以你看六祖之后很大的成就者就不多了,修禪就出現一些問題。 

  所以人們要雙運,是禪密,還是禪凈,還是禪教,是雙運,教、證結合,所以你們要只修禪那這需要大根器。我們是要解脫的,不是裝樣子的,不是讓別人看“我坐著禪呢”就行了,不是這樣,我們要求證悟,求成就。光裝個樣子,像演戲一樣,想讓人家看我像個大成就,對我望而尊敬,那是沒什么意義的,就要實實在在修行,修行那就要從根本上解決一個用心問題,這就是調心。 

  實際上調心有很多竅訣,比方說我就有個最土的辦法,我就教給他們,他們也使用過。這個人的妄念特別多,我說第一個層次你先數一數一分鐘有多少個念頭出來,這是功夫啊,你不信,要不修行的他數不出來,數著數著連數念都忘了,他數不出來,你看只一分鐘,他半分鐘也數不出來。能達到數出多少念頭,包括所有的念,剛才講的五種念,不管是哪種,故起念,串習念,接續念,別生念都算上,你算算有多少個念頭,一般數不出來,數出來了這是第一步成就了。第二步就要分類。大家可以試試我這個小方法,我這是土打土鬧的方法。分類,你自己分分類,生活上的有哪幾類,社會交往上哪幾類,事業上哪幾類,修行上的哪幾類……你分分類。一算,我這一分鐘總共是500個念頭或者100個念頭,生活類的20個,其他的有多少多少,一分類。開始根本分不出來,能分出來了,這又進了一步。這個細微的心力,覺照力已經開始大提高了。有了這個提高基礎,再觀察,怎么觀察?就是看一個念頭的起落,觀這個念頭突然起來了,“我從哪兒開始想的呢?……”看出來是怎么想,怎么想……最后在哪兒消失了,就是觀這個念的一起一落,這個也很難。這實際上是練習什么呢?是念起即絕,不怕念起就怕不絕,這就是鍛煉這個問題。一起念,好,照住了,看著它怎么走,怎么走……,我把你當個賊,我是攝像機跟著你這個念呢,最后到哪兒沒了,唉,鉆到地下去了,這就是觀一起一落。到這攝心就快了,就快厲害了,這是很厲害了。第四步就是止于一念,就一個正念,也不觀它的起落了,我根本不用觀了,就看著它了,哪兒它也去不了,絕對你跑不了,我就盯住你了,“你這個賊,你站著,老實點兒。”我給你逮住它了,它哪也跑不了啦,這個念就穩固了。那么這個穩固以后就剩一念了,一念就是無念,沒有妄念。如果這時候再用功夫純熟進入空性,一念化空,化光,那你的覺性一下子就能發現了,就可能是大徹大悟,一下子解決問題。我這個土辦法我指導過好多人,都說行之有效,所以你們可以試一試這個方法,這是土方法,絕對沒有哪個祖師說過,我也沒聽過,書上也沒看過,這就是陳氏琢磨出來的。(笑)你就按這個土方法慢慢就能夠無妄念而安住本心本性,能夠見到自己的性,那就成佛了,叫見性成佛。 

  坐禪還有注意事項也是竅訣,第一,心要向下定,打坐千萬不要想肚臍以上,你這樣一著力就是火,一定要想到肚臍以下,把心安到肚臍以下。常說的把心放下,把心放下,什么意思呢?就是把心放到下邊。你不信你現在你的心在上邊呢,放到肚臍下試試,唉,把心“唰”沉下來,唉,一下子心胸就打開了,這就是放下。把心時常安住在下邊,不要安住上邊,更不能安住頭上,如果這個心光想頭,那么這個火“噌、噌”,地往上拱,昏沉,頭痛,腦仁兒疼,失眠,神經錯亂……都出來了,你經常打坐這是一個經驗,很多祖師都談到過這個,我是把它總結歸納一下。一定把心的著力點向下,不要向上,以防火上來,這是心的著力。 

  第二個竅訣就是一定保證下身的溫度,肚臍以下腿以下一定不能涼。你們很有經驗,有被子蓋著膝關節。下邊一涼,熱氣往上涌,下邊涼,熱氣下不來。下不來,那個熱就越膨脹,越膨脹,火都憋出來了,大家知道走火入魔,這就叫走火,不能走火,所以下身要蓋住膝蓋以下一定保持溫暖。你要坐禪每天最好燙腳,用熱的水,如果盆淺,最好用深一點,實在沒有深盆就用水往上撩,撩到膝蓋,反復摩擦,摩擦七的倍數,七七四十九遍吶,五七三十五遍吶,摩熱它,這個熱氣往身體下調整,它不會往上涌,不會昏沉,一定要保持下體的溫度,時時坐禪時時要注意這個問題。 

  第三,坐禪一定要頭露在外,不要戴帽子,保持頭腦清凈,戴帽子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它把汗毛孔護住了,不暢通,就會頭痛,就是整個兒調整不上來,就會迸發。再說,不帶帽子還能防止感冒,你越怕感冒捂著越容易感冒,越露著他能經風雨見世面,溫度差距很大,他反倒是感冒不了了。實際上咱們和尚剃光頭也跟這有關系,(笑)光,這個氣息才暢通,散發也好,就解決坐禪這個觀念,所以這個頭一定不要捂住,不要戴帽子,要敞開,否則那就容易走火。時時注意調解,把住,一定不能讓熱氣涌上去,要防止上涌,一個就是不要往上想,也不要把熱氣都逼上來,如果不注意這個,那就容易走火入魔,什么叫走火?就是下邊涼,這個火去不了,往上逼,逼、逼、逼……“叭”走火了,這叫走火。一走火就發昏,就神經病了,胡思亂想睡不著覺,魔就乘虛而入,走火入魔從這來的,這是禪宗的一種說法。所以一定不能上去。這些方法都屬于修行的基本方法,你只有掌握住了這些基本方法,那你才能夠進入禪定。 

  還有我們念“阿彌陀佛”,念阿彌陀佛本身就是個入定的方法,就用“阿彌陀佛”這個念來入定。你念“下定決心,不怕犧牲”也沒關系,你就想著“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老想著這幾個字把念攝住,仍然不起妄念,不管念什么就是為了攝住心,把這些翻滾如江河的念頭、妄念攝住,攝、攝、攝……,收攝,越來越少,越來越小……最后剩到一念,一念化為無念,化入光明,見到心性,就見性成佛了。這個禪無非就是這些東西。 

  因為我不是禪師,我也不是坐禪出身,我是從修密法,從修本尊和修圓滿次第氣脈明點進入禪定,我是根據過去看的一些總結的。你看我們那兒叫大圓滿禪修中心,他也是一種禪。這個禪修行萬變不離其宗,萬法歸于一統,最后都得進入定、慧,然后見到心性光明,那才能成就。明天上午咱們灌了頂,我就給大家講這個次第,一級一級我給大家講講,你要按照這個方法修,那沒有不成就的。這個學佛都有竅訣,都有方法,我那個書(指《圣道指歸》)上,你看過吧?就是那個“凡圣諸根器成就圖”,(答:看不懂。)噢,看不懂。就是再笨的人按照這個修也能成就,就是凡人、圣人都能成就。實際上我們這一次來你們真得感謝法學法師,她的愿是我們的緣起,而且她的眼是能分辨的,她就是偶爾聽到我的名,她就感覺值得一見,她就打電話,帶著人就過去了,帶著哪個居士過去的嘛,(答:楊居士)對。到那以后她就接了我一個法,還沒得到全部的大圓滿傳承,她就悟到這是好的,她就非要求我們來,我一看緣分,就過來了。 

  給大家說老實話,我這個傳法呢,我本人是不收任何供養,我傳法之前就有個發愿。我原來在北京二十多年,是軍人,級別還不低,這么說吧,19歲正營,21歲副團,我學佛修證之后,我要傳法,我把什么都扔了,我一看緣分往南走到石家莊去了,這個政治環境好。去之前我就想了,過去僧人做法事,給點錢念念經,給點錢我給你傳個咒,傳個法,這等于賣佛法,這么貴重的佛法能用價錢賣呀?這不行。我有了錢,我聲望高的時候我再傳法,我現在的地位、聲望可以隨便問,到軍隊入伍那個地方一查就知道,那絕對是立了很多功,不是他們說的那樣的。所以另外我就做企業,我有了錢就是弘法,做什么事你發心好,菩薩特別保佑,龍天護佑,我是四年不到的時間帳上就有大概五千多萬現金,對我來說根本用不著,就不知道這錢怎么賺的,稀里糊涂的賬上就有錢(笑聲),就這個概念,所以這就是促使我早日傳法,菩薩看著呢。實際上你們看著我是所謂的上師,到處給大家講,好像是國外也那么受歡迎,我到藏區都是上萬人歡迎我。但你們可知道在漢地居士弘法可太難了!在我們凈土和尚里邊要說漢傳佛教的居士傳法,不敢想象,根本不敢相信,他也看不上你,他認為你這說不定是邪的,所以阻力是很大的。居士有舊框框,他也不接受你居士傳法,他認為你是居士。當然在藏區就無所謂了,在覺母(指果珠師)她們藏區那兒,四川、甘肅、西藏那很正常,他不管你是居士是和尚,還是真、假和尚,你有法我就到你那兒接法去,你有電,我就接你的電,這個藏傳佛教,這密宗他是依法不依人。我們可不行啊,像我既是居士這么大阻力,那么還得有平臺,還得有道場,又建了道場,又有法脈,又是法權,還能傳法,政府現在又限制密法,不讓居士內地傳法,這是層層障礙,層層險阻,就一個方面他就卡住你了,但是我最后能成就這些,我從來不認為是我某人有什么水平,有什么證悟高低,根本不在這個,那就是法界安排我任務來的,而且配備了很多保駕護航的人員,這些人有的在軍隊,有的在政府,有的在黨委,有的在老板那兒,有的……在各個方面,都在護持。沒有龍天護法,不符合天意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我就堅信這點。我來傳法,我僅僅是一個團隊的一員,別看我出面,那絕對不是因為我而出面,是因為法界需要,眾生需要,也是天龍八部護天的功德,我是真切地這么想這個問題。所以法學法師能到那認識,我們認為可行,跟咱們來座談,如果我這一次傳法要是給大家有受益、有成績,也歸功于法界,歸功于諸佛菩薩,同時也歸功于咱們法學法師,也歸功于大家有這個道心。如果沒有道心那么今天晚上你們也累了,你們還要求:“是不是再給我們在禪堂坐坐,再講講啊?”你們肯定不會這么要求,所以你們的道心,你們的緣分,那我必須做的,是任務,我要不這么做那就是違約,那就是沒執行我的任務,那我就在造業了,實際上是一切自然自然。 

  所以修學呀,說過來道過去,就是自己的慧根、善根,自己求解脫的這個心。各位法師,我真有感慨啊!希望咱一定不要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一定要解脫!人間太沒意義,太苦了!你要站高了看,這個“人”,這是什么呀?混來混去都是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沒你的。你們出家真是智慧的選擇,可以說真是多年積的福報,但是已經出來了那就一定要解脫。密宗有一個說法就是“方便為究竟”,方便目的是究竟,為達究竟不擇手段,什么法都得用,只要能解脫,什么法都用,在所不辭!這是聰明智慧人做的。這個修行啊,要吃苦,用到功夫上,一定要用到功夫上,這個功夫可不是一句話,也不是像唱戲,那是時時當下呀,一天兩天不行,得持久地來做這個工作。所以希望我們這一次來能結一個非常好的善緣,這個善緣結了以后,你們種下一顆信心。我想這一次來解決這么幾個,第一個是信心,一定下決心這一世我一定成佛,一定成就!我下午講了,釋迦牟尼佛他就示現一生成就,那你為什么不能成就啊?他是王子,出家那么難,你現在已經出家了,比他先走了一步,比釋迦牟尼佛還高明呢,那怎么不能成就啊?是不是?是應該這么看這個問題,要有信心。第二,一定要弄清楚成佛的道路,做個明白的修行人。什么明白的修行人呢?就是我知道我成佛的路還有多遠,還需要做哪些修法,哪些安排,實實在在我一步一個腳印按著次第,按系統地走向解脫,這是個最關鍵的問題了。只要你解決了這個,那其他都不是問題。所以我希望我們第二個就是一定做個明明白白修法人,別是茫然“我今天修什么呀?”“我這段修什么啊?”“我下個月,明天修什么呀?”不知道,這是對不起自己呀!“人生難得”我們有人身,“佛法難遇”我們已經做了個法師,是佛法住世的表率,那你現在還弄不清楚要做什么,修什么,把修行忘了,那對得起自己嗎?所以一定要做一個明白的修佛之人。第三,一定不要懶惰,要持之以恒,一步一步走下去,就能見成效。第四就是用在當下,觀照,這個般若智慧,要學一點用一點,時時用智慧般若觀照。共產黨那個觀念就是從佛教來的,觀住自己的念頭,這個念頭只要觀住那就能夠成就。《金剛經》講:“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安住當下,什么叫安住?安住就是不分別。過去心不可得,它攪擾你,找麻煩來了。一個人晚上兩點不睡覺,是因為前三年讓人家騙了一萬塊錢,想起來睡不著覺:“唉,這個人我得報復他去,明天我找人如何如何。”睡不著覺了,“哎呀,不該不聽誰的話,要不這一萬塊錢我干多少事,我已經成大資本家了。”這后悔得睡不著覺。人家騙了你一萬塊錢,人家游山玩水,正呼呼睡大覺,你在那麻煩,這不是自找麻煩嗎?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不會再來,你何苦自找麻煩呢?這就是過去心攪擾你。第二就是未來心,未來心有兩個方面,一個是期盼和等待,這個期盼和等待就是“哎呀,我大學畢業就好了。”“哎呀,我出了家就好了。”“哎呀,我把這個殿蓋起來就好了,我就修法了。”等待這個好時候。有的為了等待這個好時候天天琢磨:“哎呀,我應該如何。”發愁啊,著急呀,睡不著覺,這不是煩惱啊?其次,另一方面就是擔憂和恐懼,他知道世間無常,未來他做不了主。“哎呀,孩子不孝順怎么辦呢?”,“我這個事做不起來怎么辦呢?”“誰要是反對我,跳出來罵我怎么辦呢?”天天琢磨,恐懼,心里也是不得安寧,睡不著覺,你看,過去心麻煩,未來心麻煩。當下心也麻煩,就是有分別,如此如此,如此如此,這個分別心咱就不說了,這個“我來的早,她怎么當這個當家啊?”“我修行好,怎么不說我啊?”“我當維那他為什么不聽我的呀?”這就是分別心。 

  安住當下就是安住自性,自性就是圓滿的,祥和的,樂意的,愉悅的,這就是安住在當下,所以你在有限的條件下光想好的一面。比方你當和尚,沒有當執事,也沒當維那,也沒當住持,就想:“哎呀,我真清凈!要是我干了那,就一點時間都沒有了,這我光修法了,這好,好好好。”在這個云南寺“啊,條件好,山青,水不秀,但是也有水。”(笑聲)“在這兒吃住條件比不上人家大的寺院,但是比那小茅棚要好得多。哎呀,這兒好,可得珍惜這個寺院。”修法上看人家天天挨著大成就者,在五明佛學院,在什么什么大寺院,天天指導座談,指導修行,我們這兒沒有成就禪師指導,這就分別了吧?你要想:“這兒清凈,正是我用功的好時候,我可以聞思,可以想辦法學,這兒法學法師又是提倡實修的,系統大乘,這個道場好。”那就安住,光想好的,心態一下子就開了,心情愉悅,慶幸,感恩,“哎呀,我這真好!真好!”天天這個心態。你看,這就過去心沒有,不找煩惱,未來心沒有,不找煩惱,當下沒有分別,沒有煩惱,只安住安樂愉悅之中,你光感恩,光微笑,就是天天喜上眉梢,天天學習歡喜,這人眼眉一開,心就大了,光想笑容,別繃著臉,發怒,天天就保持在笑容上。這樣一來,那就促使你實實在在進入修行禪定的境界了。海燕,給他們拿那個碟去,阿字加持。一會兒我講完了,咱們再提點問題,你們放一放光碟,你感受一下。所以你們光在喜悅之中,那么你今天能把握你這個心在喜悅中,明天仍然在當下,后天這個心也在當下,那你今天能喜悅,明天也能喜悅,后天也能喜悅,永遠都喜悅下去了,這樣你就沒有煩惱了嘛。這就是安住當下,安住自性,安住自然,使這顆佛性圓滿之心得以呈現,那這就叫超越了生死,超越了人生,超越了人生煩惱,那你就成就了,所以大家一定要有信心。 

  我傳法就是有緣我就見,沒緣不見,你修到哪個層次就給你指導哪個層次。比方我的錢是幾生我都用不了的,所以我不欠別人的。我這一生最怕過節,他們都知道,別人給我送禮,人家拿一個蘋果我都單記著,今天晚上打坐我一定還給他100個,10個蘋果,(笑聲)萬一落下了,還不了,下邊怎么辦呀?以后再還,再沒這個條件了怎么辦呀?不能欠情,所以我天天擔憂欠別人的情。我是無欲則剛,沒有欲望,接觸誰不是為什么,我看你這個善根,不是為你,也不是為我,是如母眾生需要解脫,就是按照這個走。法學法師昨天晚上還說呢,我們這邊也沒問題,將來我們共修的時候,李總這是老主持共修的,我帶來這幾員大將,你們提前報名可以安排幾個,這樣你們一次一次慢慢接受這種引導,你們就都有這種覺受體驗了,慢慢就進入這個境界。去年“十一”法會傳法那人都坐滿了,我連續講了六天,(李總:有一天從早上九點,一直講到晚上十點)所以當時他們都法喜充滿,回去好一段兒時間都高興歡喜,法喜充滿,說這回知道什么叫法喜了,所以人們都是渴望解脫的,說明每一個人既然能接觸這個法脈就都有善根,都有法可修。所以將來你們這兒是個點兒,將來可以排出程序,早、晚課。因為咱們是漢地的寺院,所以這個懺法該怎么做怎么做,早晚功課該怎么做怎么做,不要影響。回到禪房門一閉,你修什么誰知道啊?你就按照這個規律往前走就行了,修到一定時候一指導,一閉關,就能成就一步,一步一個腳印,很快達到一個境界。前天我開了一個第二屆禪修中心研討會,全國各地都去了,去了很多學者教授,還有博士研究生,還有我們很多人員,我們講了我們將來準備培訓指導老師,初級指導、中級指導、高級指導。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現在他們藏地叫堪布、上師,我不叫堪布,不叫上師,叫指導老師,初級的、中級的、高級的。我們的印證開始很可能別人還不認可,將來這些人一走出去,是騾子是馬那么一遛(笑聲),講也能講,說也能說,禪定功夫又好,那慢慢的“哎喲,還是人家大圓滿禪修中心認定的好。”用不了十年就得到認可了。主要事在人為,有為才能有位,才能有位置,這是印證,我也列了印證的幾個條件。一個是佛法,什么是佛啊?“依止唯佛陀,成佛在人格,人圓佛即成,此乃真現實”,這就是真正成佛的竅訣。就是必須讓大家評你,大家先投票,評你有沒有分別心,煩惱是不是減少了,因為你要證悟了肯定沒有分別,煩惱也沒了,大家投票,大家認可了。第二就是考試,見地上的認可。第三體悟印證,你對每一個話頭印證,對答印證,經印證。,第四就是心印,這就是靠我們這些有一些禪定知識的,來通過各方面數據認定,很嚴格。先搞一個試行,一兩年,一觀察,那就是正式的,再通過平時考察,那你就可以指導。我們全國弟子很多,因為我蓋的寺院也多,國外也有,馬來西亞、菲律賓、歐洲都有,但說明一下這不是我的錢,我到那兒一弘揚,大家愿意拿錢,我一分不要,我連路費都不報,所有的錢都在他們那兒,找幾個管起來,把寺院蓋起來。我一開光一引導,那就是我的寺院,國外那也沒人管。咱們這兒呢,將來慢慢你們可以就按這個系統走,你們還有一個領導支持,在漢口的。這不是有變化了,打電話來說明天我在這兒下午講完就得走,因為他明天晚上聚集了一撥兒修行大德,還要我去給他們談修行。所以他們也愿意在武漢做一個這樣的指導修行的場所,如果他要搞成了對咱們更有利,將來他們可以到這兒閉關,到你們這兒支持你們,你們可以得到他們幫助,也到他們那兒去,互動,那么這樣你這個道場慢慢就以實修出名了。因為說老實話咱們要辦佛學苑這個條件有限,這兒的場面,環境,交通等等都有限。首先要定好位,我看法學法師定的不錯,大乘傳播,大乘修行體系系統教授,系統引導,系統修證成就,是講大乘。大乘包括禪、教、律、密、凈,大乘菩薩就是自利利他,毫不利己專門利他,或者是覺照一切利他行為。所以希望我們能夠互動,把我們修行實實在在推上一步,使每個人修有成就,學有提高,一步一個腳印,步步逼向般若,人人都得到智慧的解脫,達到實相。般若有三個層次,文字般若,觀照般若,實相般若,就能達到這個水平。 

  今天咱們講禪吶,我是外行,真是外行,我講不出一、二、三來,就憑我自己修密的體悟來講。下午你們給我出了這個題,他們讓我閉閉眼休息一下,我就閉閉眼琢磨了這么幾條,是跟大家咱們探討, 我不是禪師,我是從另一個方法入進來,修到這個地步的,希望大家能理解,咱們共同探討。 

  下邊呢,有個“阿”字加持,我特許一下,你們大家都坐好,按照這個引導走,總共是四十多分鐘,四十分鐘不晚吧?(答:不晚)把這四十分鐘修完你們體悟一下,前行我都講完了,你們按我那個引導你們體會一下就知道這個法的厲害,就能夠得到一個是加持,一個是直接趨入那個深定深靜,或者進入夢觀,或者是進入禪定。 

  好吧,今天咱們見面,我是外行,就說到這兒,不對的地方大家一塊兒提出來啊。 

  (眾:感謝上師!)(熱烈掌聲) 

  (法學師:我們接觸上師的時間不多,這些出家師都是想成就的。明天早晨……) 

  上師:你們不是這個寺的呀? 

  (答:不是的,離這里一千里路遠。) 

  上師:你們是湖南的? 

  (答:湖北。李總:湖南、湖北交界) 

  上師:我湖南的弟子很多,包括出家人都很多。你們記住我對外我對出家人不稱是我的弟子如何,誰誰誰,因為顯宗漢地他有這么個……,你們心里知道就行了,心里明白我跟哪個上師學的法就行了。但你特別好的道友可以推薦一下,特別是道心特別強的,我是看不上那種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想修行的人,只要你道心強,我就給你指導,就是這個意思。咱們慢慢結識,統共咱們才見不到一周天(笑聲)大家對我基本上有一個相了,是修行人還不是修行人,是證得沒有,你們起碼心里都知道對吧?所以下邊你們聽聽這個。 

  (法學法師:我們想明天早上不上早殿,學破瓦法。) 

  上師:破瓦法?是這樣,沒帶破瓦法法本,寧瑪派的破瓦法跟這個還不一樣。再一個,我這一次主要是大圓滿前行灌頂。明天早起你們就可以聽聽這個“阿”字法,一會兒你們聽一下,覺受一下,明天早起再聽,又不一樣。你們聽一下,共修一下就行了。明天上午咱們主要傳法灌頂。早起我有運動的習慣,早起六點我得爬山去,回來就七點多了,沒那個時間,我要不活動這一天就憋得慌,難受。所以明天上午咱們就是傳大圓滿法,財神法,我傳了這個法,你接了法將來有法本了,那你們修行就有依憑了,一步一步的修。下午呢,咱們可以再座談,你們可以提問題。我這個法包括破瓦法,明天傳的大圓滿前行包括這個,破瓦法是寧瑪派的入門法,先修這個法,實際上這個法是最低的,他是為了急用,這個人快死了,傳一下,他馬上修一下就行了,但你要提前修,我們的觀點是這并不好,這個人借著這個機會在陽世修行的,你弄不好就走了,特別是修得好的,走的人很多。所以我們考慮呀,你們提的這個破瓦法我是不推薦廣修的,還有這個因緣呢。所以你們可以慢慢體悟體悟,好吧?你們現在馬上先覺受一下“阿”字的力量。 
《坐禪的方法竅訣,坐禪入定的秘訣》由我要咒語網資料整理與編寫,轉摘請注明出處。


共有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
  
  
  
  

©Copyright 51zhouyu.cn 版權所有
閩ICP備09035373號

當愿眾生皆離苦 - 早生極樂成正果 - 還入娑婆度有情 - 不昧因果觀自在

天天捕鱼内购破解版游戏大全